您好!欢迎光临博瑞恒青-中央空调系统工程一站式采购平台
中央空调:
联系我们
中央空调:
联系人:卜经理
电话:13811516711
地址:北京市顺义区绿地启航国际南区2号楼1003室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碳中和风口下,被看中和被忽视的商机
发布时间:2022-03-13浏览次数:16

又是一年植树节,但人们或许从未像近两年这般关注环保、碳排放等热词,甚至已经不太需要节日来提醒。

自2021年起,无论是从各政府部门的文件、各大企业的发展方向,还是媒体的报道中,“碳中和”成为了一大热词。

在被称为“碳中和元年”的2021年,人们对此充满了好奇与疑问。而对于企业甚至行业而言,这是一场暗藏机遇与挑战的浪潮,或许还来不及反应,就得往潮水的方向靠近。

一些被看中的新商机已经涌现,从碳资产管理到碳交易,新概念催生的新行业和新企业开始冒头。对于总是“跑”在前面的互联网行业,也迎来了新的竞赛,巨头纷纷排队加入“双碳”行列。而碳排放最主要的来源之一传统工业,则将面对节能减排的更高要求和更高标准,在这一环,一些曾被忽视的商机也有了更重要的意义。

在时代的窗口期,哪些商机暗藏风险,哪些又富有价值?对于这几大重要行业和企业而言,“碳中和”究竟会带来什么影响,又将如何倒逼或助推行业成长?

被盯上的碳资产管理和碳交易,掘金者涌入

2021年末,中国碳中和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碳中和”)发布公告,称与中国中化全资子公司中化环境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碳减排方面合作,并共同开发国内及国际碳信用资产。

这家原名为“比速科技”的港股上市企业,在过去一年频频于“碳中和”概念上布局,并在2021年3月为此改了名字。

据公司官网,中国碳中和主要从事碳中和业务,着眼于绿色产业投资机会,包括全球包括全球林权以及相关碳权的收购,清洁能源的投资(包括太阳能、风能、储能和碳捕集)与碳信用资产开发、投资与经营管理,同时广泛开展碳咨询与碳中和规划业务,并围绕所得的碳资产开展管理与金融业务,包括碳交易、碳期权期货、碳指数、碳质押回购、碳托管等。

有意思的一点在于,据界面新闻报道,更名后该公司相继获得总计近4亿港元的两笔融资。而更名前的两个月内,其股价曾因汽车发动机业务的影响,从2016年峰值期的9港元,跌到2港元左右。

此外,2021年6月,华电集团也宣布正在注册成立碳资产运营公司,负责协助开展基层控排企业碳资产的集约化管理、运营、交易及相关咨询等工作。2021年10月,另一电力巨头国家电投也宣布成立了碳资产管理公司。

不难看出,碳资产管理以及碳交易,正成为“碳中和元年”的一个重要商机。

锌刻度搜索爱企查发现,目前国内已有近2000家与“碳资产”相关的公司,其中一年内新注册的公司占比近三分之一。图片来源:爱企查

事实上,碳交易这个概念并非空穴来风。早在1997年,世界各国就曾在《京都议定书》中达成的一项机制即CDM(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 清洁发展机制),要求发达国家率先承担碳减排义务,以购买发展中国家的减排量来抵扣。对发达国家来说,向发展中国家购买碳减排量比在国内实现减排性价比更高。比如,在欧洲减排一吨碳需花费20欧元,而向中国购买仅需8欧元。

这便是碳交易市场的雏形。

而中国也有相关的信用机制,如国内的核证自愿减排量项目(CCER)和自愿碳标准。而碳交易显然在眼下的时代窗口迎来了新的商机,四川联合环境交易所(以下简称“四川环交所”)相关负责人此前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相比欧洲碳市场80欧/吨的价格,我国不论是配额还是CCER价格都偏低,未来存在较大升值空间。

而华西证券发布的一份行业研究报告中指出,随着发电企业以及未来八大行业被纳入全国统一碳交易市场,短期之内CCER价格有望进入上行通道。

但机遇的另一面则是风险,在碳中和概念大热的窗口期,一方面,不少碳资产和碳交易公司自身的发展方向不够明晰,团队的组建也并不够完善和专业;另一方面,这些碳交易和碳资产服务公司大多面向企业,但企业的态度还是比较审慎的,目前更多在观望;此外,整个碳交易市场还未成熟,也仍然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正如界面新闻报道中曾指出,同为碳资产管理商,华商低碳较早开始提供全生命周期的碳资产管理服务,其相关负责人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指出,当前CCER项目的开发政策不够清晰,最终核证备案的减排量可能跟最初设计的存在较大差异,从而影响CCER项目的相关收益。

传统行业迎来挑战,数字化服务重要性凸显

相较于追赶风口和浪潮的新赛道,传统行业在“双碳”计划下面临的挑战似乎更为切实,也更为紧迫。

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在世界500多种主要工业产品当中,中国有220多种工业产品的产量居全球第一。而作为能源消耗高密集型行业,钢铁、建材、金属有色等行业是当前碳排放量的大户,在国家“碳中和 碳达峰”的要求下,势必会对这些高能耗产业在总量供给、能源结构方面带来新的挑战。

正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周宏春和中国节能中心副主任史作廷在《新经济导刊》中写到,碳达峰、碳中和,对重点行业领域既是挑战也是机遇。中国是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制造业成为碳排放的一个重要来源。钢铁、水泥、石化、建材等高耗能高排放产业发展空间将受到制约,必须由规模化粗放型发展快速转向精细化高质量发展,产业


13811516711